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清晨的笑声在这儿

已有 853 次阅读  2018-05-10 17:36

清晨的笑声在这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段路晨散文集序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长吟

 

段路晨爱笑。听到有趣的事儿,瞅见好玩的画面,谈起开心的话题,她就会笑起来。先是不自觉地笑颜绽开,突然意识到淑女应该优雅,便自觉地伸起手来,遮住嘴巴,但手小,大家仍然看到了如花笑

段路晨天真。别人的真诚她接受,别人的欢乐她分享,别人的忧伤她同情。但是,有时别人说个幽默玩笑的事儿,她也当真。她心直口快,有话便说,往往就钻进了套子。之后,大家笑了,她还在那儿莫名其妙。

段路晨爱争辩。不管是与长者、老师,还是与同龄、好友们一起交谈时,她听到谁把话说得偏颇,便立即进行辩正。这说明她受到世俗的污染较少,不会逢迎。其实,文学家就应该有点直率,有点本真,假若过于精明,那就别搞文学了。

段路晨爱女红。有空时她会自己动手插一个花篮,绣一个窗帘,炒一道别有味道的香菜。勤快精细,懂得调剂,知道营造一份生活的温馨。现在的年轻人呐,多是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的少爷,段路晨这身手就显得难能可贵了。究其原因,有自爱成份,更与从小接受家庭的熏陶教养有关。

段路晨爱文学。中学时是小作家,大学时是校园作家,工作后是青年作家。读本科时,她就有自已的文集面世,就参加社会上的文学活动。现在,她是西安市碑林区作协创联部主任,是陕西省散文学会青年委员,小官不少了,能者多劳嘛。尽管权都不大,但也是文道上的活跃份子。

常常,在场面上看见了段路晨,我们就看到了文学的年轻,文学的美好。

小段将她的散文集定名为《一路晨光》,这很切合她的年龄、心态、文字风格。

这里面,我比较喜欢《不过是头发长而已》和《相亲》,一篇是“他人眼中的我”,一篇是“我眼中的他们”,文字虽简捷,但透露的世情多,人物众,信息量大,体察独特。当然那些写人写物,写文化地理的散文,也有一些是不错的。从集中各篇作品写作的时间顺序能看出来,作者的年龄在增长,作品的质地也在变化。文字如梯,层层登高,这是逾越不了的。文字亦如石,立此存照,把自己的身影儿定住。

我在这儿就不进行过多的作品分析了,因为此前,有齐雅丽老师的精彩点评,以后,还会有习雅丽、高雅男等等专家的读说。饶舌讨厌,我就偷个懒吧。

小孩儿偷懒要挨打,中年人偷懒不成事,老年人偷懒吗,大家不会责怪的。

冬日的暖阳下,在院子里支张躺椅,享受阳光的抚摸,是一种惬意。但小学生要进学堂念书,无法享受;青年父母要去谋事挣钱,不能享受;只有老年人有这甜蜜的专利。

我偷懒还有一个借口,就是小段在她的微信中,晒了那么多美食,亮了那么多锦绣,可从来没有请我吃过一顿饭,或者送过一件小棉袄。所以我偷懒,她没话说。

读到这当儿,我知道段路晨又会笑起来。

清晨的笑声在这儿,你们听,你们看吧。

 
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