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远方的诗意与忧愁

已有 634 次阅读  2018-05-10 17:35

远方的诗意与忧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读蒋书平散文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长吟

 

在生活中,蒋书平是一个乐于探寻的女子,她从故乡那小小的大坝河出发,跟着河流的踪迹,穿过峻岭峡谷,到达汉江。在汉江边停留一阵,迷惘一阵,感慨一阵,又溯江北上,翻越高高的秦岭,来到长安。

在长安城中,蒋书平像个独来独往的红衣隐士,以笔当剑,挥去各种生活的浮嚣烟尘,舞出了自己的韵律和节奏,这就是文学创作。

在创作上,蒋书平同样也乐于探寻。她写过诗,散文,长篇小说,理论文章。题材上,也同样是从故乡的河流出发,写山、写水、写乡亲、写地理,然后进入城市,写市井风情,写各种人物及艺术现象的评论。

这册《河流传说》,是蒋书平的第一本散文集。平时,我们与蒋书平聊天的机会不多,只看到她匆匆忙忙地行走于西郊北郊,在变化多端的生活轨道上辗转奔波。通过这本书的阅读,我们才走进蒋书平丰富的内心世界,知晓了她的执着,她的锦心,她的才情。

浏览《河流传说》,最让我感动的,是第一辑“逝水流年”中的文章。那篇《大雪深埋》,可以说是她的人生自白。在很小的时候,每当看见白茫茫的雪覆盖村舍,她心头总升腾起一种莫名和忧伤,想走过雪到远远的地方去。长大后远走他乡,母亲总希望能常见到她,可她不愿回家,不愿与母亲多待。后来,母亲去世了,最后一眼没能看到她。如今,母亲深埋地下,上面又被大雪覆盖,再也没有一条道路可以通往母亲那里。于是一内疚、一种忏悔,便深深留在了她的心中。文章在写亲情的时候,注意了细节的运用,环境的渲染,场景的描写,内心的独白,以及社会不同背景的呼应衬托,因此厚实而感人。

还有《白杨树》《雪地上的乌鸦》《隐隐约约的水响》《上山,下山》《草葩淖纪事》等篇章,也呈现出一种委婉沉郁的质象。

我希望蒋书平把这类风格的作品继续写下去,再浓一些,再厚一些,再广阔一些,再强烈一些,演化到极致,便是一种好散文。

每一个作家都有自己的生活领域,自己认知世界的角度,自己抒发情感的方式。有些作家很幸运,一开始就找准了自己的路子。有些作家则费力一些,需要经过长期训练才能走上正道。

蒋书平的起步是饱满的,她与河流为伴,目标自然流向远方。

在《大雪深埋》一文中,她曾这样写道:

 

“远方有什么,我追逐着什么?”我常常这样自问。

“远方什么都没有。”我又常常这样自答。

 

其实。

远方有诗意,这是散文。

远方有忧愁,这是散文。

远方什么都没有,这还是散文。

散文表达一种情绪,而情绪升腾在我们心中。物质的有,演化为精神的有;物质的没有,在精神中还是有;既就是远方苍茫大地浑沌一片,我们心中的感受却会清晰如丝。

我相信,蒋书平的探寻不会停止。

有诗意、有忧愁、有无尽的远方,蒋书平的文学河流自然会奇妙多姿。
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