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春天里,奔赴一场没有约定的花事

已有 532 次阅读  2020-05-05 18:49

春天里,奔赴一场没有约定的花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杨广虎


   疫情禁足,长期宅家,人再不出门,也就发霉成“面包”了。

   多年来,心中期盼着能在家多休息一下,过几天“断舍离”的简单生活真正让你休息的时候,却睡不着了。微信朋友圈、抖音网红,看多了,也就没意思了,大家都在尽情地“晒”着自己,唯恐被世界遗忘;其实一个人,很快会被历史的长河冲得无影无踪。昏睡几天,头脑愈发清楚,这样长期呆下去怎么办,自己从小就是一个“野孩子”,爱东奔西跑,不爱着家。还有那每月必交的水电费、物业费、房贷、车贷、微粒贷等等“公粮”,侵扰我心,心乱如麻,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 张之洞有名言:“平生有三不争:一不与俗人争利,二不与文人争名,三不与无谓人争气。”“居长安不易。”我不想争这争那,可总觉身后得有一股洪流,推搡着我,让我深陷滚滚红尘,沦陷,不可救。人生真正的“硬核”,就是自己要强大,生活的物质基本保证和精神的不凡气场。

“病毒”不可小觑,疫情相对稳定,可以有点自由了,戴着口罩憋着气,也要出门在周边溜几圈。不只为锻炼身体,减肥瘦身,只想和狗一样,闻闻人间烟火。

    况且是一年最好的季节,春天来临了。任何东西比不了平安健康,保命要紧,好好呆着,城市的街道人迹稀少;在农村,各种各样,争先恐后的植物好不热闹,尤其是花花草草,已经开始准备“正装上场”,五颜六色、姹紫嫣红了。

生在农村,生在黄土高原,生在一个春天,一到这个季节,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鼓胀拔节,那些寒冷的日子即将解冻,干瘪枯荒的世界离我越来越远,阳光、水分,万紫千红的春天,丰满起来,清晰起来,荡漾起来,离我越来越近,美丽胀痛,不能自已。

可惜,小时候生长在万千世界的大自然中,不懂也不知道春天是多么的美好!小蜜蜂嗡嗡直叫,花蝴蝶飞来飞去,花枝招展,十里柔情……自己全然不顾享受,视而不见,白白浪费了大好的春光。春天的故事,一片空白。待自己蓦然回首,一切的一切,都化作一缕青烟,无迹可寻。

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朋友懂我近年心境,相邀去秦岭踏青看春。好在离城不远,

我肥而不腻,还能挪动,登山尚可,不拉后腿,值得庆幸。

秦岭确实是块好地方,春天的画面太美,让人不敢直视。我经常羡慕那些真正的“终南隐士”,能够忘却一切舍弃一切,心物不二,苦苦修行,把人生“盘”出包浆。我乃肉体凡胎,俗人一个,在城里的“铁桶”里憋得不行,可以出去透透气,站在秦岭终南山之巅,看着被蒸锅盖捂得死死的“长安帝都”,青山绿水,沉默不语。我喜欢山里带着泥土的花香,小花小草,抱朴归真,被春风一夜吹展,摇头晃脑地尽情绽放,无拘无束,野性喷张,敢爱敢恨,大不必害怕城里公园那些“园艺师”金光闪闪的剪刀,被修得整整齐齐,服服帖帖,跟个旧社会被裹足的“小媳妇”似的,失去奔跑、开放的自由。青春无敌的日子里,也整天被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诗句折磨得难以入睡,想象着无边无际的大海,远方的春天,温暖的春花,美丽的春景,到了大海边,看到的多是旷远的天空和充满腥味的海水,一下子,春心骤停,一双眼睛麻木地盯着 “后浪”推着“前浪”,拍打着,一遍又一遍,舒卷自如,落地有声。

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情与貌,略相似。”朋友欢呼着,跳跃着,唱着,眉飞色舞,好不灵动。真是后悔,岁月不可逆行,过去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好。真是误了春光辜负了自己。我微笑着,心里也笑了。

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”安静的山里,蓝天白云,气度不凡,有些阴冷,花儿要比城里开的晚一些。梨花、桃花、白鹃梅还有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的野花,散落在空旷的山间,星星一般,闪着春天单纯的油光,让我不时想起马儿在春天油亮的毛发,在阳光下,缎子一样,忽闪忽闪。春天是万物破土生长的季节,是发情催生的季节,人可以多情,但不可自作多情了。多情的是,人近半百,我突然喜欢上了花,相遇花事,喜欢稀稀落落的花,也喜欢繁花似锦的茂盛的花,花心不死,可惜只是暮春暮年了。

“春色满园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”山里的春色,万籁无声,悄然着色,绿草茵茵,树木碧绿,流水潺潺,鸟声悦耳,不需要“关”,也无需“关的”。至于“红杏出墙”,没有“墙”,何谈“出”,一切皆可,自由疯长。

早已过了“玉树临风美少年,揽镜自顾夜不眠。”的年龄;也已过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遍长安花”的豪情万丈;胯下无野兽,只剩下一种平淡,犹如黄土高原让人余味悠长,也如同千里戈壁让人两眼茫茫。“缘分不停留,像春风吹又生。”春天胀痛了身体,也胀痛了头脑,那些花,算作一种纪念,一种青春的祭奠吧?!

朋友笑我自作多情,暗自伤情。“雨打梨花深闭门,孤负青春,虚负青春。”自己跟自己过不去。春天多么美好,阳光多美明媚!风清气爽,天地清明。还唱起了:“春风不解风情,吹动少年的心,让昨日脸上的泪痕随记忆风干了。”看来我有点辜负春光、春花、春天了。

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那些人工制造的大片油菜花、熏衣庄园,熙熙攘攘,人来人往,我是不喜欢去的。人们为了拍照,肆意踩踏,不知道脚下的花是否疼痛。秦岭里的野花,才是精灵,万年的“花精”,看看他们,与她们相遇在山间,在春天里,在某个时光某个梦中,便是一件欢喜事。

请原谅我没有欣赏你美丽的细胞,春神!我别无长物,被生活的烟火熏得经常鼻涕常流,打着喷嚏,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,经常走神,以为自己得了某个病,耗气伤神。

好在“谷雨到,春将尽,夏将临”,一个燥热难安,热烘烘的夏天要来到了,让我不得不四处躲避,寻找一块安放心灵的地方,一时忘记了春天的花事,好了伤疤忘了疼,伤了等待戒了情。呵呵,整得自己像个林黛玉一样,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。”大地复苏,春和景明,世界多么美好!一个人,太难了,被生活无情地驱赶着,无暇好好地享受春光,多想想好事情,给自己一个出走的理由;一个人出门走走,有机会品一口明前茶,想想往后余生,日子该怎么好好过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2041919日谷雨夜于长安

 

 

 
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