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素心若诗,低眉成章

已有 627 次阅读  2018-05-10 11:14

素心若诗,低眉成章

——康娜散文印象

 

陈长吟

 

康娜是个心气高的女子。

读康娜的散文,仿佛看到有一个素衣飘然的修行者,独自站在秦岭的某个山头,或某处寺院的山门前,俯瞰山下车水马龙红尘滾滾的世况,在辨析、在静思、在总结。她既不随流趋俗,抢镜炫姿;也无燃香许愿,欲念重叠;只是按照自己的初心,本心,做着一味如禅的事儿。

她在《独坐》《简静》《日常》《合群,是最深的孤单》《以澹然之交,熬流年沧桑》这些篇章中,层层缕缕地透露了或阐述了自己对人世的看法,清新而明省,也给读者带来一些心启和迹正。

在新书的自序《素心凉凉》中,康娜说:清凉的人,自然不是扑面而来的暖风,让你觉得特别地舒服。只是安静地散发出一种玉的凉,低低地润泽着,一点点沁到人心里,甚至清决得让人生疼,但只有养在光阴里,你才知道她的好。

文由心出,这是自白,是写照吗?

做人如此,作文难道不是同理?

认识康娜时间不短了,读人、读文,读出些感觉。

 

康娜是个灵气够的女子。

俗人读书,读的是故事;智者读书,读的是意味。常人买玉,喜的是浮光;行家弄玉,玩的是肌润。戏人演出,离不开彩服;佳人居家,最爱那布衣温暖。

灵气够的人做事,不夸张,也不敷衍,平实之中意足情满。灵气够的作者写文章,不铺辞,也不句陋,点点滴滴到心头。

在《平和,心灵的自在》《若再见你,我将如何致意》《草木闲人》等篇章中,我们能看出,康娜读的书多,且能意领神会,巧妙的吸收营养,使自己的文气饱满起来,笔力晓畅,词语生动,韵味充盈。

有一篇《藏》文,她从人藏、语藏,说到事藏、艺藏,最后总结出:世上最珍惜的东西,都是藏起来,不与外人道,把好东西藏起来,让人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、雾里看花的朦胧美感。金屋藏娇,秋收冬藏,藏巧于拙。一个“藏”字,才倍显珍爱。  

体味、理解,又能表达出来,这是作家的本事。

 

康娜是个底气足的女子。

底气来自于经历,来自于生活,来自于咀嚼,来自于藏纳。

我知道,康娜出身于农家,干过工人,做过职员,也当过白领,饱经世事与情感的变化,因而她的散文轻灵且不单薄,凝重且不板滞。

我比较喜欢《染香》《老味儿》《白杨树》《毛驴小传》《小花生了》《家》之类的作品,有窖藏的酒味儿。可能是年龄和阅历的限定吧,我对可口可乐、汽水果啤之类的饮料不感兴趣,并且还劝年轻人少喝。

是不是有些偏见,没办法。

每年过春节,我都去农村老家,贪婪那大曲压出的稠酒,但是,又怕亲戚朋友逼人醉。那稠酒入口绵,但醉的深。

康娜在《回乡记》的结尾处写道:每次回乡,一下子掉进了浓厚纯朴的乡土乡音乡情里,又要很快从这块心已生根的地方拨出来,心里总是有个疙瘩,揉不平。

这是真实的感受。

但我还是希望康娜多回乡去,多重温民间生活,使地气更充沛。海德格尔说:“诗人的天职是还乡,还乡使故土成为亲近本源之处。”

人浅文薄,人沉文厚,乃文章之道也。

 

康娜是个韧气强的女子。

我读过康娜的第一本散文集《在简单里安顿自己》,称赞了她的才气,但也批评了某些浮浅,希望她不要满足于市场需要,不要迷恋于“康粉”追捧,要向散文创作的高原攀登。我们现在的散文创作,“小书”太多,“大书”少见,期冀于年轻作家的努力。

时隔一年,她捧出了第二本散文集,我觉得比以前厚重多了。

她还有很多写作计划。坚持就是实力。

清静处世,素心若诗;抬头望远,低眉成章,昐望读到康娜更多好作品。

 

分享 举报